首页 » 站长杂谈 » 正文

刚刚!山西柳林首徐才 厚近况富被判死缓期!

重庆巫溪人seo 2019年11月22日 站长杂谈 38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来源 |微山西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唯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例外

这世间

凡事都能说个明白

陈鸿志(资料图)

11月5日上午,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陈鸿志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被告单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柳林县孟门运销有限公司犯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等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自2005年以来,被告人陈鸿志、高海平、刘平等人,以陈鸿志经营的企业为依托,开始实施违法犯罪活动,2006年底正式形成以陈鸿志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稳定、层级明晰、职责分工明确,组织成员达七十余人。

该组织以开办公司、企业等方式“以商养黑”,通过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骗取贷款和票据承兑、非法占用农用地、不报安全事故、妨害信用卡管理、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以黑护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该组织将获取的部分经济利益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和维系组织的生存、发展。

该组织为确立、维护、扩大组织的势力、影响和利益,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作案百余起,其中犯罪事实91起、违法事实27起,涉及18个罪名,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财产权利。

该组织通过操纵选举把持农村基层政权;利用个别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称霸一方;实施故意伤害6起,致1人死亡、8人轻伤,实施寻衅滋事11起,造成多名被害人轻伤、轻微伤,实施非法拘禁17起,30余人遭到拘禁,通过上述暴力犯罪在当地形成威慑力;越界盗采相邻企业煤炭资源总量价值高达40亿余元,对煤炭资源及生产秩序造成严重破坏;长期通过虚构合同及发票的手段骗取多家银行贷款近600亿元,严重破坏金融市场管理秩序。该组织在山西省柳林县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柳林县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依 法 裁 判

被告人陈鸿志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窝藏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抢夺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不报安全事故罪、妨害作证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高海平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运强、王明亮、高建彬、李全宏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分别被判处六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冯彦军、陈富香等6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十年至一年零二个月不等有期徒刑;被告单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柳林县孟门运销有限公司被判处罚金共40.4亿元;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聚敛的约80亿元财物及其收益,依法追缴、没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胡永发等4名被告人因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裁定终止审理。

扇县委书记耳光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退伍兵出身的陈鸿志在柳林县深耕20年,依靠围堵打砸、挖沟断路、组织黑社会、强迫低价收购、操纵基层选举,控制柳林县政权发家。

曾被他扇耳光的县委书记就是柳林县原县委书记王宁。

王宁原来任柳林县县长,按当时干部任免规定不能在本地提拔书记,必须异地提拔,但在陈鸿志资助2000万元资金、四处活动运作后,王宁终被违规提拔为柳林县委书记。陈鸿志还通过在煤炭大酒店为王宁安排房间和女人,长期控制王宁。有一次,王宁因为替陈鸿志办事不力,被陈鸿志当众扇了耳光。

通过对柳林县主要领导的控制,陈鸿志将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安排在了政府、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要害部门,为其非法占地、越界开采、私挖乱采、涉黑犯罪提供保护。

当然,在当地也有不服陈鸿志的官员。成家庄镇党委书记陈秋平就是其中一位。因不配合陈鸿志围堵邓家庄煤矿,陈鸿志先于2016年诱骗陈秋平到煤炭大厦,安排保安夺走陈秋平的手机;接着于2017年元月,策划安排成家庄村支书李晋东在家宴请全镇各村支书,鼓动所有支书联合告陈秋平的状,然后疏通柳林县委书记王宁,让停了陈秋平的职。最后,2017年清明,陈秋平要回家上坟时,陈鸿志安排人捣毁了陈秋平家的祖坟。

坐拥341处房产,曾为风水修改黄河河道

据央视报道,陈鸿志被抓后,其老家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仍能看到陈鸿志在此留下的点点滴滴。陈鸿志的住宅达3800多平米,后靠山、前望黄河。专案组办案民警在采访中称:“(陈志鸿)民宅有喷泉,住宅在老宅的基础上翻新,造价非常昂贵,看起来非常奢华。”陈鸿志还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将黄河河道改修,在家门口建起了大坝。

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约252481.93㎡,估价50.1亿元。

上述报道称,包括大量房产,公安机关共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冻结银行账户133个,冻结资金共计6.3亿元;冻结银行股份3.6亿元;土地16.25公顷,估价5.4亿;查封汽车估价13亿。同时,在财务状况审计中,初步认定该集团偷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账收入6.25亿元。

长治市刑警支队办案人员在接受央视新闻频道采访中称,陈鸿志名下黄金总共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手表12块,价值约800万元。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瓷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车辆。

长治市公安局局长乔亚民称,陈鸿志这个人就是一切为了金钱,为了金钱不顾一切,打击涉黑犯罪要求“打伞断血”,“在北京、太原等地几百处房产,这个量是大得惊人,超过人们想象。他的这个财富帝国都是受害人的血和泪为基础的。”

乔亚民还称,以陈鸿志为首的犯罪集团,是一个具备了所有黑社会组织犯罪特征的、以公司型架构为载体的犯罪集团。这个犯罪集团主要的犯罪点就是,煤炭和相关的煤矿。

据央视新闻,“以打开路”是陈鸿志犯罪集团的一个首要特点,暴力手段贯穿在陈鸿志黑恶发家之路的始终。

办案民警在采访中称,通过调查发现,陈鸿志及其手下不仅对社会上的群众实施过多起殴打,也对单位内部员工实施殴打和体罚。

一位受害者称,体罚包括俯卧撑、仰卧起坐、蹲下起立,人称“251”:两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一千个蹲下起立。“做不了也得做,不做就打。”

从擦鞋工到煤老板,逐渐建立起百人保安队

实际上,自陈鸿志创业以来,其在柳林的大小“事迹”便一直流传着。一名知情人士称,陈鸿志以及他的凌志集团在柳林闻名已久,其手下多达两三百人的保安队,更是让当地人闻之色变。

他说,陈鸿志在1998年前后曾当过兵,但兵役未满便在1999年从部队回到了老家柳林,“当时是家里给他在一家国企安排了工作,他便提前回来了,后来因发生变故,工作没有安排到位,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就变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上述知情者表示,陈鸿志从部队刚回到柳林那段时间过得十分落魄,吃饭都是个问题,“他甚至在桑拿洗浴中心给客人擦过皮鞋。有一次他姐夫钱包里丢了几十元钱,姐姐怀疑是他偷走了,这件事当时让他觉得十分窝囊,也成为他决心创业的诱因。”

1999年末,陈鸿志在柳林县蔡家坡村创立了星火石料厂,他的一名前员工刘江告说,星火石料厂最初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陈鸿志又究竟是从何处筹钱创业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倒是经常会在每个月8号的全体员工大会上讲述他的创业故事,如被冤枉偷钱,擦鞋等。他认为这些事迹很励志。但关于他的发家史他从来都是蜻蜓点水,并不详谈,大家只知道他是从这个石料厂起步的,陈鸿志真正成了柳林县的名人,是在他当了煤老板之后。”

2003年,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矿,刘江称,那一年陈鸿志先后承包了成家庄煤矿和兴家沟煤矿,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的保安队逐渐在柳林县传出了恶名,“保安队最初都是由一些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有的甚至有案底,这在当时并不稀奇,任何一个煤矿没有这样一群人是没法立足的,这也不是陈鸿志首创的,但他却对保安队十分看重,这些人除了在煤矿之间的利益争夺中发挥作用,有时遇到村民闹事,也要靠他们保驾护航。”

从2003年到2007年,陈鸿志旗下的煤矿迅速发展到8个。公开资料显示,陈鸿志在2003年注册了“柳林燎原商贸有限公司”,后与其旗下的主体煤矿、洗煤厂等整合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刘江说,陈洪志的8个煤矿后经整合,最终只留下了王家墕煤矿、刘家庄煤矿、陈家庄煤矿和兴家沟煤矿四个,尽管数量减少,但公司效益未减反增。在此期间,他的保安队也迅速发展到上百人。陈鸿志收购、合并煤矿的那几年,也是其保安队在当地最为“活跃”的几年,“为抢夺资源,平息村民闹事,他们经常数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同出动,有时甚至将人打至多处骨折,久而久之,人们对陈洪志的保安队也从憎恶变成忌惮。”

刘江说,最初几年,陈鸿志带领其保安队造成的有影响的打人、伤人、拘禁事件加起来至少有十多起,这些恶性事件勾画出陈鸿志的“恶霸”形象,也逐渐稳固了他在柳林县的势力.

今天,陈鸿志的黑社会帝国终于崩塌了。


赞(0

最后编辑于:2019/11/22作者: 重庆巫溪人seo

发表评论